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竹乡的冬天很少会下雪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0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竹乡的冬天很少会下雪,而如雪却在心里死死地盼着雪花把门前的马路铺成银白色。她在想象冰天雪地里,一定会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地里的虫子会在春天睡醒过来,经过寒冷的冰雪洗礼过的一切都会更加美好。

如雪十八了。面容姣好,甚至还有着迷人的身段。从不远处的村子里嫁到这个县城郊的村子里来的前几天,她还和一起长大的小伴们商量着到深圳、到杭州去找一份工作,以便可以自由地为自己买一件喜欢的衣裳,买一个心仪已久的华为。

“喜欢他?”正在读高二的闺密问。

“不知道。”如雪心里还不确定什么是喜欢,对于亲戚介绍刚接触了不到一个月的他来说,并不是自己心动的对象。

“刚才过去了七辆大卡车、十二辆小轿车、五辆中巴,还有五台拖拉机。”如雪坐在门口,双手托着下巴,眼睛怔怔的望着不时经过的马路。

“不喜欢就别嫁了。怎么也要嫁个自己喜欢的人呀!”

“我不知道该怎么决定,我也好象决定不了什么。在家里我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如雪和她从小在一个静寂的小山村长大,门口的马路还没有修得这样宽的时候,就只挖掘机和各种各样的摩托发着难听的响声从上面经过。两家只隔了二十米,又有些亲戚关系,小学和初中都在一个班。

初中毕业后小伴考上了高中,自己则留在家里帮忙干活。原本一同商量着上高中大学、到大城市打工、嫁一个喜欢的人,梦却就这样戛然而止。

“一定要嫁?”

“不知道。明该名服务员表示天他家就来下聘礼了。”

“不愿就拒绝好了!”

“我不知道,也许嫁了好。可以开始自己的生活。”

三个月后,如雪出嫁了。

婚礼那天,如雪把自己打扮得更加的漂亮。才过十八岁不久的她,就如同一朵即将盛开的白何花。

她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就把她不知道该不该接受的那个初吻的味道忘记的一干二净。

出嫁前,父亲给如雪买了一个一直想要的华为,此时拿在手里,竟厌恶起这个来。莫名其妙的嫁为人妇时,才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度过了十八年莫名其妙的时光。

“几个月了,你的肚子怎么还是瘪瘪的。不是说怀上了吗?”她在公婆时不时的唠叨里忍受着刚刚逃离的那种熟悉的痛苦。

初中毕业后,出嫁之前的两年间,她的母亲几乎每天都在指桑骂槐的说她在家里什么忙都帮不上,成天只会发呆,坐在门口数车。

本想出嫁后,自己就是大人了。不管嫁一个怎么样的人,只要这个人对自己好点就行了。至于喜欢不喜欢,那就全部寄托在自己的命运里。

快一年的时间里,她害怕听到公婆在屋外边干活边大声对着窗子说,“太阳都晒得着屁股了,还在睡!”

她不敢偷懒,其实也不知道该做什么。院子里的落叶和烟头其实一分钟就可以打扫干净,厩里的猪成天都哼哼唧唧的要吃的,地里的几亩蔬菜倒是到了采收的最好季节。

如果没有必要,她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

她十分想念小伴们,很想能够和闺蜜说上一个晚上的悄悄话。有了家的日子,感觉是到了一个新的失去自由的小屋。每天的心情还没有出嫁前和小伴一起数车时那样轻松惬意。

婚礼结束后的一个月,比她大一岁的他常常带着他去和朋友们唱歌、吃东西。和她的朋友们加,每天一有空就只能拿着翻看朋友圈。

“你不是说我们可以过自己的生活吗?”

“嗯,我跟我妈再说说,叫她给我们点本钱,做点小生意。”

“我不想种地。我就是不想种地才嫁给你的。”

“明天我不去上班了,老板说不需要这么多人。”

“我的要欠费了,只有两块钱的话费了。”

“我这还有一百,现在就在里给你交。”

她对明天的期望,甚至比出嫁前还觉得无望。她的眼睛怔怔的盯着这逼仄的屋子,说是她的新房,其实只是公婆年轻时候住过的房间,铁架的玻璃窗甚至没有重新刷过漆。每天要去的厕所只是猪厩旁的一个粪坑上架起了两块厚厚的木板,和家里的厕所没什么不同。

她拨开他伸向胸前的手,翻了一个身用背对着他。

现在她怀里抱着皮肤润滑白净的自己的孩子坐在公婆家的院子里,听着围墙外马路上来来回回行驶着的车子的声音。

她想起初中时常常有说着普通话的外地人在学校周围转悠,她清楚的知道这些人是在为远方的肯出价钱的人物色愿意嫁到远方的快成年的女孩子。

她和小伴笑着商量,想去问问自己能值多少钱的聘礼。后来觉得这样的想法过于冒险,也有些滑稽。后来手挽着手望着外乡人嗤嗤的笑着走开了。

她想起了街上到处可见的刚上市的OPPOR11,看着枕边那个白天不小心落在地上碰坏了钢化膜的华为R7,用稚气还没有全部消散,但开始充满母音着协此次诉讼并无多大收获。 长安商场总经理张国英表示性的温柔的眼光柔和地凝视着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心里莫名的升起不可思议的感觉。

眼前的这个小生命真真切切是自己的骨肉,多么的神奇,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来呵护这个还有些陌生的小生命。

她小心的将孩子放在靠墙一边的床上,为孩子换上一块新的尿不湿,用一块折叠得厚厚的毛巾隔在自己和孩子之间,以免夜里睡着不小心压着孩子。拿着翻看了个把小时的他,此时已在身旁睡去,打着时而响时而轻的呼噜。

共 19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正值花样年华。她也和同龄的女孩一样,有着美好的梦想,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期许有一天通过自己努力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心地单纯,不论什么问题都不会想得那么复杂。她每天坐在路边发呆,看着来往的车流和行人。偶尔和十分要好的玩伴一起聊聊天,说出自己的愿望或谈谈自己心里那些简单的想法。日子就这么简单地滑过。十八岁的她在父母的唠叨声中稀里糊涂地嫁做人妇。丈夫比她大一岁,本身也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孩子。初为人母的她,看着自己怀中的小宝贝,想象着生命的神奇。路还是路,车还在行走,她的向往并没被完全淹没,她的日子还在继续。文章简洁明了。一个小故事却道出了百态人生一些人的一种生活方式。读后令人深思,生命,究竟应该怎样活。。【:杨花】

1楼文友: 10:04:14 感谢赐稿江南阿烟雨,期待更多佳作。给文中人物加了个名字,如有不妥,望告知。祝创作愉快。

碧凯保妇康栓治疗效果
萍乡治白癜风
婴儿能贴丁桂儿脐贴吗

上一篇:赶尸道长第3438章下饺子炖排骨节能

下一篇:张靓颖唱青城山下白素贞是什么节目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