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昌魔纪二十一年搭配

发布时间:2020-05-21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1

摘要:昌魔纪二十一年,我踏上去往魔龙堡的路。我身无元石,只能忍着饥寒,以不多的元力维持着来到魔龙堡外。只是,我终究坚持不住,晕倒在荒野之中。 是简晟救了我,他送我吃食、元石、坐骑、还有一位随身仆人。 从那日起,我眼中的世界变了。我终于知道,凡人就象牲畜一样可以被送来送去。 【诗蔌】
再没有比我们更令人羡慕的爱情了,在这世间,也唯有你步歇才能配得上我诗蔌!
那一年,我刚刚成年,父王说:“蔌儿啊,你已成年,也该寻一良配,成亲才是。”
我说:“父王,蔌儿不嫁,蔌儿将终生守在父王身边。”
父王笑了,笑得很开心,他说:“我的蔌儿长大了,知道安慰父王了。你的几位兄长太不成气,你寻一良配,父王便将这王位禅让与他,为了魔龙族的未来,就这么定了。”
亲师说:“既然王上执意如此,那还需符示天下。”
父王挥手道:“好、好好,此事便由亲师来操办!”
我问亲师:“招驸马,不是就看着着那些魔龙们争个你死我活吗?”
仙师笑道:“您是我魔龙族的公主,岂能如世俗女子一般?”
于是,在符示天下之后,整个魔龙族地都轰动了。
【简晟】
我一直认为,没有比我和公主更令人羡慕的姻缘了,在这世间,能与诗蔌公主相配的,除了我简晟再无第二人。
那一年,我年及弱冠。父亲说:“凡事不能抱太大希望,人家是族中公主,情爱之事往往突然之间你会开始感觉到它在你皮肤上的热度。每到这个时候神秘莫测,你要当心才是。”
“父亲多虑了,我要去见的是魔龙族公主、我未来的娘子,有什么好当心的?再说,我简氏一脉,生来自带天赋,想这天下间,有哪一族能与我简氏相比?”
父亲很失望,我不介意,毕竟他太老了。人老了便看不远、看不清、看不透,哪怕他有着我无法企及的天赋。我也不以为然,毕竟他是我的父亲。我还年轻,漫长的人生路又岂是他能一眼便看得透彻、说得清楚?
我踏上了去魔龙堡的路,那里是魔龙族人的朝圣地,我会在那里见到令我仰慕已久的诗蔌公主。
【步歇】
是啊,我与你的爱情是这世间最令人羡慕的爱情,我曾因拥有你而欣喜,我无时无刻不在内心感激着,你是拯救我灵魂的那株芙草。
昌魔纪二十一年,我踏上去往魔龙堡的路。我身无元石,只能忍着饥寒,以不多的元力维持着来到魔龙堡外。只是,我终究坚持不住,晕倒在荒野之中。
是简晟救了我,他送我吃食、元石、坐骑、还有一位随身仆人。
从那日起,我眼中的世界变了。我终于知道,凡人就象牲畜一样可以被送来送去。
我说:“简勉,既然你归了我,是不是也该将名字改了?”
他说:“是,请少爷赐名。”
我说:“你长我一岁,我便唤你勉兄。姓氏嘛,便随了我步氏。虽说步氏家族在这凡间现如今仅有你我二人,但别急,有你相护,少爷我定能夺下一片广阔的土地。”
那一日,勉兄的眼神,我此生难望。我发誓,一定要让他看到,不为其它,只为改变他目光之中的那一丝怀疑。
【简晟】
那日,在离去之前,我问步歇:“兄台此去魔龙堡,不知所为何事?”
步歇道:“原本只为去混口饭吃,既然得知公主招婿,岂有空手而回的道理?不防一试。”
我想笑,却笑不出。我怕那笑会伤了这个落迫之人。人总要有自知之明,既然肚子都填不饱,怎么还能想着图谋与公主的亲事?
于是,我先行离去,对步歇的相助也仅限于此。此人神思飘渺,极其不切实际。我简晟的朋友岂能是这种狂妄之人?
【诗蔌】
那天,我掀开珠帘,向外望去。
我问:“亲师,为何这些人如此疲惫?”
亲师道:“王上有令,不得在王土之内以真身飞行,这是推举圣学以来一直所遵循的传统。”
我说:“赶路不能恢复真身,那得多辛苦?”
亲师道:“以人形之身行走世间,饥寒交困,自然有不同的感悟。因此,王土之内也有魔民们辟田耕种,各地城池也筑起了粮仓。不然,宫中所食又从何处来?”
我说:“哦,我懂了。可是,那些田地要怎么耕种呢?”
亲师道:“简单,也不简单。待择得驸马之后,便可出宫去,到那田间地头与魔民们聊上一聊便可知一二。”
我问:“亲师不通田间之术?”
亲师无奈道:“那些都是下等人才会做的事,我虽熟读圣贤书,可魔龙族所录之卷却并无此术。当然,公主也不过是兴之所致罢了,若果真要去种田,我想王上定然是不允的。”
“不,既然我身为公主,我便要做个亲近魔民的公主,既要亲近,便不能仅仅做做样子,不能对魔民之事一无所知!”
亲师很无奈,只是摇头。
【步歇】
我太饿了,我问步勉:“为何我总是觉得饿?”
步勉一叹:“少爷腹中缺少肉食,自然容易饿。待进入初选之后,宫中会有肉食供应,还会有些山珍海味;若不中,老奴便带少爷去吃些肉食,听说这魔龙堡中有些出了名的肉食还是不错的。”
我怒道:“以后不准再自称为奴!你要记住,你是我步歇的兄长,不是那些魔民奴隶。”
“这可使不得。”
“我说使得便使得,待有朝一日,步歇定将兄长身上的印记去除。”
“这个,老奴……生来便被印在跟恋人伴侣交流的过程如同枪林弹雨般句句都有杀伤力。处于驿马和沐浴运的生肖蛇上此印记,无妨。”
“不仅是你,若我为王,我会令天下无奴!”
我的话还未说完,步勉便慌乱的捂住了我的嘴。
步勉低声道:“宫中重地,慎言……”
【诗蔌】
我听到了,那个奴人捂住那落魄少爷的嘴之前,我便听得清清楚楚。
我说:“来人,去将那二人给我唤来!”
侍从道:“公主不可,依在下看,那落魄少爷的眼神诡异,与贼人无异。在下敢断言,不出十息,他定会被内禁卫带走。”
我很不解,怎么会?不过十息,他又因何如此确定?再有,贼人又怎么了,还敢在王宫之中做乱不成?
我生平第一次有了挫败感,一个侍卫都能看出那人的真面目,而我却一直蒙在骨里。我感觉自己真没用!
我说:“带我去大殿,我要亲眼看看这个贼人到底所为何来。”
【简晟】
看到步歇被带走的那一刻,我笑了。唯恐错失了面见圣上的良机,我对内禁卫统领说:“那人我认识,就连他的仆人都是我送的。”
与贼人有了瓜葛,自然便有了面见圣上的机会。
当我被带到殿上之时,我惊了,那步歇竟然死也不跪。直到两个内禁卫压弯了他的双腿,才算勉强跪了下来。
亲师淡淡道:“你是何人、来自何处、又所为何来,还是快快道来!”
步歇道:“我本名步歇,家住烟雨城外的一处魔龙村,来魔龙堡只为讨口饭吃。”
亲师再问:“你曾以何为生?”
步歇想了想,道:“盗贼。”
王上疑惑道:“你自承为贼,那你来魔龙堡又想谋何生计?”
“只为一口饭食,只要能赚到元石,吃苦受累我都做得。”
一禁卫指着我道:“王上,此人自认,曾相助步歇。”
我大礼参拜,直身道:“王上,臣下是惊云城主之子简晟,在进入魔龙堡之前,我见此人昏倒在荒郊野外,心有不忍便将其救下,赠其元石及一应用度,当然,还有这位仆人。”
步歇道:“不,他不是仆人,步歇也不准任何人称他为仆人。他名为步勉,是步歇的兄长!”
忽然间,我在王上的眼中看到一抹光彩。
【诗蔌】
是的,那一天的他虽然衣着破烂,却如同发着光般进入了我的记忆之中。天下间,有谁能又敢于自承为贼?
我问:“既然你曾为贼,那说说你都偷过何物?”
“父母身为修行者,在我出生后便将我寄养于一魔民家中。昌魔三年,烟雨城北八年无雨,魔民相继饿死。义父在临终前交待,但有可能,要先活着。他教我偷盗之术以及劫掠之法。自那日起,我便做起了劫掠生意。我所劫之物有元石、 粮饷、还……杀过两位将军。”
亲师皱眉道:“你可知,你所承之事,足以定你死罪?”
那步歇大笑道:“怕死我又怎会来到魔龙堡?王上可知烟雨之地十年九旱的根源是什么?若非王上扩军建塞,仅约束百姓而放弃龙兵以原形之身肆意妄为,那片霜林便不会渐渐消失。若那片林海在,烟雨城北绵延数千里的魔民又怎会因无雨而饿死?”
我惊了,没有人这么和父王说话,他是第一人。我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但他眼神中的恨意却是那么真实。若非有禁卫在,我想他定会冲过来。
我说:“你今日也是来竞选附马的?”此言一出,我的心便狂跳不已。圣贤书卷上有言,女子当矜持,可我是魔龙族人,为何非要让那圣贤书成为我的枷锁?
他直视着我的眼睛,我觉得那双眼睛似是要钻进了我的心里。
简晟道:“公主有所不知,王上的符召中明言需贵族子弟,此人身份令人存疑,所以,并不能参与武比和论道。”
我望向亲师,亲师点点头。
我说:“父王,今日蔌儿累了,让诸家子弟都散了吧。”
【步歇】
步勉说:“依今日王上的表情来看,简晟是有希望的。必竟我服侍了他那么久,他的脾气秉性我一清二楚。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在公主的眼中,我看到了少爷你,只有你。”
“你又非巫师。”
步勉道:“巫师也未见得懂得男女之事。”
我没在意此事,公主择驸马,这件事本来就与我无关,能来此处,最大的愿望只是混些宫中的吃食。
我说:“那你说说你的经历,有哪条魔龙被你相中,又发生了什么故事?”
步勉望着牢房的上空,回忆道:“很久以前的事了,人家可是简氏的大 ,终因身份差异,不能走到一起。最后,她远嫁到了西方的龙墟。听说,那里已非我魔龙族地,归炎魔族管。”
“炎魔族?若是西方,那岂非是大陆极西?离这里有好几万里。看来,你真没希望了,刚还想着,等有一天定要帮哥哥把她抢回来。”
“我此生有你便足够了。”
我听得浑身发冷,连忙躲到牢房的角落里。
【诗蔌】
那天是我初次见你,在牢房中算是我们再次见面了。再见之时,你瑟缩在牢房一角,望着我的眼神却是那般坚定。
你边吃边道:“公主,我不是来争驸马的,我只是来混口饭吃,求您再给我来些肉食。我原来以为,这世间只有吃草的魔龙,来到魔龙堡才知道,居然还有吃肉的魔龙。”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我拿食物来见你,难道是听你说这些的吗?我无奈,只能吩咐下人再去准备些肉食,而后起身离去,我不能让父王知道我已心有所属,只是那个呆子好象什么也不懂。
就在我踏出牢房的那一刻,我听那个叫步勉的仆人大声说:“还说心里没公主,刚刚不是说你是来偷她的心的吗?”
你说:“信口胡说!”我知道,你一定是害羞了。
天啊,他居然这么说我。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厉害,甚至我都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那座牢房的。
诗研紧张道:“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我闪避道:“我不知道。”
诗研忧心道:“让大巫来给您瞧瞧吧。”
我说:“不用,会好的,一会儿就好了。”
呆子,你知道吗?从那一刻起,你在市场上销量一直稳中上升。便偷走了我的心。那天,我便认定,我诗蔌此生最中意的男人就是你!
【步歇】
我从未认真的想过那件事,甚至,你只是令我仰望的千万女子中的一个,当然,你是至高无上的。
我没想过要偷走你的心,甚至,在步勉解释之前,我还不懂偷心到底是何意。现在我懂了,或许,我偷遍天下也不如这一次值得。
步勉说:“兄弟你还不懂,偷了公主就相当于偷了天下。”
我有些发蒙。
“昌魔王老了,那几位王子一个比一个不成器。魔龙族,内忧倒谈不上,这外患总是有的,万一哪天炎魔想扩张领地,我魔龙族这块宝地便会第一个被盯上。所以啊,兄弟要按我说的做,我会让你坐上那个宝座的。”
我笑道:“这样的美梦,我睡在荒郊野外的时候,不知做过多少次。你还是睡吧,别拉我一起做梦。”
“可惜啊,步勉的梦没有你,便做不成。”
“你要有那个能耐,为何不帮简晟?”
“他的性情注定走不远,他也不相信任何人,更何况我只祝每位站长在新的一年都有新的收获是一个家奴。”
“也许你说的对,可我还是想做好自己的梦,睡吧……”
步勉似乎整夜未睡,一整夜他都在我的梦里唠叨。我很怀疑,仅长我一岁就会变得如此啰嗦?难以想像明年的我会变成什么样。
【诗蔌】
明年……你忘了,第二年我们便有了璃儿?
你说:“我做梦也没想到,我居然能和高高在上的公主有了一个女儿。”
你说,你要让女儿永远留在我们的身边,她绝不会象简氏大 一样远嫁数万里之外。数万里,听说要坐兽车走上两年呢。
一日,你对我说:“我一定要让父王应下,在魔龙堡以南直至草原边界,自东向西植上千里霜林。这样,烟雨城北就不会再经受连年干旱了。”
我说:“夫君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
事情并非如我们所愿,父王没能答应。亲师悄悄对我说:“魔龙族向来与冰雪族为敌,若植霜林,那些树种便需要从冰雪族地才能得到。”
第二日,你便备好行囊,打算亲自去冰雪族走一趟。我看着你的样子,心中很痛。没有随军、没有仆人,只有步勉和你一起徒步去登万里之外的那座雪山,甚至连化形也要受到限制,没错,父王就是要将你的路堵死!

共 1122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是一篇神话故事,女主人公诗蔌是魔龙族的公主,是魔龙王的掌上明珠,魔龙国王的几个王子不成气候,因此魔龙王想找一个贤良驸马,来继承魔龙族。其中步氏家族的步歇和简氏家族的简晟都钟情于公主,简晟当时是王公贵族,在实力上略胜一筹,穷困潦倒的步歇还曾受过简晟的恩惠,还得到了简晟的仆人,并尊那仆人为兄长,赐名为步勉。但步歇桀骜不驯,天性纯良率真,最终赢得公主芳心。步歇婚后和公主育了一女名为璃儿。后步歇为了在魔龙堡以南直至草原边界,自东向西植上千里霜林。这样,烟雨城北就不会再经受连年干旱了。为此他在冰雪族长跪了三十年,方才把事情商议解决圆满。而步勉为了报答步歇的知遇之恩,甘愿牺牲自己的龙魄,诱骗魔龙王服下毒药,打算弑君助步歇继承王位。后来公主得知真相,权衡利弊,选择对二人原谅。步歇继位后果然重振魔龙族,就连昔日的情敌简晟也甘愿臣服。一篇精彩的神话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推荐阅读。【编辑:彩蝶飞舞】
1 楼 文友: 2018-08-19 22:50:44 感谢老师赐稿星月,问好。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2 楼 文友: 2018-08-19 22:51:46 佩服老师的精彩笔墨,水平有限,编按不周请见谅。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楼 文友: 2018-08-19 22:52: 6 欢迎继续支持星月,期待您的更多精彩。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4 楼 文友: 2018-08-20 04:04:07 这个故事不容易读,障碍是作者这种叙述方法造成的,视角总是变来变去,似乎不合常规。然而,换个思维想想,又有哪种叙述比得上第一人称在讲故事方面更得心应手?世界本来就是他看到的他理解的外部世界,所以作者采用不同的 我 来推进故事的发展。我们作为读者,读书久了,就知道有些 不正常 的书魅力就在与它的 非常 ,如絮叨的《百年孤独》,或者傻子眼中《尘埃落定》,或者像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这些都不容易读,但耐着性子读下来,它的美也就领略到了。回头再看,似乎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表达。
5 楼 文友: 2018-08-20 04:16:02 说说人物的塑造。用第一人称写下来,每个人都显得很真诚,都在面对内心。仆人步勉,因为 兄弟相称 而改变了阶级身份,从而会做出后来以身相报的举动。这有点愚蠢,可是也让人感动,这就是真诚的力量。公主簌诗在发生重大变故之后,选择原谅,这胸怀和境界也是真诚,有很动人。当然,长跪三十年这种执着的举动更让读者看到一个人的执着和决心。所以,真诚最动人心!
6 楼 文友: 2018-08-20 04:24:06 再说语言特点,全篇语言其实简白,但因为人物都在真诚地面对内心,就显得庄严而华丽,有种舞台剧的既视感。这种腔调和氛围就得自于变来变去的视角,是讲故事的手段造成。这一点,可能作者没有有意识地实现,而结果已经实现了。
7 楼 文友: 2018-08-20 10:21:57 谢谢推荐。
8 楼 文友: 2018-08-20 10: 2:58 谢谢绿萝的解读。西式小说的故事性不如中式,这与背景和翻译有关。有些小说在西方是 文学,译成中文就变成了严肃文学,就是社会背景的差异和译者与原作者观念的不同所导致的。但我更欣赏英美文学的创造性。陈旧性心梗如何治疗
贵阳妇科医院咋样
经期前吃什么预防痛经
血管严重堵塞怎么办
淮安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肠易激综合征的症状严重吗

上一篇:涉嫌藏毒香港两艺人在日被捕搭配

下一篇:共10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三首七绝搭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