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上岗了营养

发布时间:2021-01-16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上岗了!……”

不晓得是那位从未见过的刘厂长特别安排,还是曾经素不相识的车间主任琥子有意,也许这冥冥当中就是天意?丁班,我去的还是丁班。

轧钢丁班是公司再次为我提供的,也是肖武林、陈伟、旭阳,还有老年兄弟子球、强哥、幸元、三多、厢善、云涛、利蓉、宋师傅、师傅、莫师傅、他(她)们工作表演的舞台,它是由4#、5#、6#、7#,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镜框式操作控制平台和初轧、分切、连轧、热锯等几道只要生产工序组成。

班头肖武林,不是来自于北影,也不是来自于上戏。地道的衡阳码噶,仅仅毕业于衡阳技校,我的同乡!

那天,肖武林编排完当班兄弟们的戏份,还特别交待了一个绝对人文关怀的决定,那就是对我这个刚刚上岗的老兄弟丁丁进行安全监护。

“老年兄弟,上岗哒!”

4#台。虽不是离轧钢班组会议室最近的地方,那可是我们棒材厂棒二生产线上轧制生产的第一道关口。

幸元、子球、三多早早地走近了这条棒线的粗轧生产操纵室,这是经棒材厂自己动手制作和改进,国内仅存的一台利旧800开坯轧机之一,生产采用推床和翻钢机移钢和翻钢。

远远地瞧着加热炉里出来的那些坯料,那些方方、可爱的家伙。经过高压水除鳞,仍然是满身红扑扑的一路走来。幸元、子球他们轮换着,一脚一脚,向前、向后轧着,灵范的三多管翻还管夹……

言语间,子球、幸元、三多他们就像是哺育婴儿的老妈妈,忙活、忙活了起来。一根根坯料压进轧机的肚膛,又一个个“养得”如此这般棒棒,棒棒的出来。

只有机器轰鸣,没有“哇哇”的呐喊。是,合金钢?还是优碳钢?初来乍到,没有他们的自我介绍,我的确不相识嘞!

看:“出来,出来了!”途经400T剪,5#台台主强哥也是用心照看照看着。看着他手里操纵的那支手柄,只是轻轻向前一推,“通通”,干净、整齐,切头就顺着溜槽掉了下去。

粗轧、切头,再连轧。他们的成材之路,也是武林、幸元、子球、三多、强哥他们的成才之路。顺着这样的发展轨迹,一根一根从这道工序进入下一道工序。连轧,棒!棒棒的!在这里,坯料娃娃们不止是要紧紧身子。因为他们的身板,还要在这里继续长长结实……

我自语:“耶!真的好棒好棒。”

高高的操作台上,不止有前面,后面的兄弟,也有我们的小妹利蓉。这位6#主控台上的女将,她每天可不是来看这些男妈妈们热闹的。这不,看到陈伟的小拇指微微一点、一点。奇特的钢铁生产手语!慢、慢、慢。就这样,她也启动了手里的开关,微微、微微的调低了他们成长的节奏。

不好!有暇思。

“停!更换。”曾经辉煌的明王朝肖武林就是如此果断。

原来是机架上的导卫轴不转,卡死了。

利蓉停完车,陈伟就去关上了水。肖武林指挥着吊车,吊开了轧机边的地板盖,推出轧机,吊来要换的备品备件。陈伟、周旭阳他俩那边急着拧螺帽,退销子,拆下已坏的导卫。肖武林这边已穿上钢绳,吊上导卫备件,调入轧机。陈伟插上销子,周旭阳扭紧了螺栓,安装完毕。利蓉再把轧机推回连轧生产线。

仅仅十几分钟的功夫,就恢复。强哥没有迟疑,把还是红扑扑的坯料继续决赛中虽然最后一枪失误一根根送入了横、立交错的连轧机。经入口,从8架连轧机里轧制出来,上辊道,过横1、横2小车,再驶向了热锯。

7#台定尺可是热锯前的关键。台长杨厢善早已提前指挥着老宋,调整好刀片和辊道的位置。接着,宋师傅手拧着按钮,双眼还要不停地在关注着频幕上正在调整,待自己即将确定好的定尺设定。

来了,来吧!转、点,按下。宋师傅摁动了坯料宝宝们出世的按钮,锯、切,就是棒棒的成品了。

啊!好漂亮!好漂亮的钢花!一下子,照亮了整个棒二生产线轧制的舞台。我惊讶!原来,那一根根碳结钢、合结钢,还有齿轮钢、轴承钢、易切钢,都是他们轧制出来的精品棒材。

这些精品,不单单是肖武林、陈伟、周旭阳他们的火眼金睛在窥探和木板烙环的结果,还有小伙子云涛的游标卡尺的精确测量和观测,每个规格,每个钢种,天地、两旁、不圆度,表面质量,裂后来成为戏班班主纹、缺陷、折叠、耳子、结疤、划痕、刮伤、擦伤、华丽唯美的游戏品质凹坑等等这些一丝一毫的偏差,随时都将反馈到全班生产的最高指挥官肖武林那里,又将随时得到修正。不是棒材人,诸不知,他们轧制出来的东东,还是如此现代科技文明与原始生产方式的结晶。

他们或点,或踩,或推,或紧,或转……,瞧瞧看似简单的舞姿,哪一段不是伴着《我们是光荣的湘钢人》的那篇华丽乐章,听听曾经响彻在灯光球场里的那首歌儿,听听我们记忆中这段最优美的旋律吧!是战斗,也是奋斗!他们这样的画面组合,不恰恰是一部钢铁生产的文艺片吗!

这里没有硝烟,却有舞蹈一般精典的画面!

行业亏损了,没错!

看,我的兄弟我们的班,他们表演的不是抗战神剧,却仍在努力的表演、表现着!要不,这个月生产综合排名第一,怎么得来;要不,产量、定尺、成材率,等等的成绩又如何取得。

开饷了,拿钱了,不是第一?哦!是第二?收入有了差距,那是说明我们离成为世界一流的线、棒材生产企业还有一段距离。只要红钢过来,他们仍要真刀真枪的冲上去,去打赢这场属于自己生存保卫战的决战。

“杭钢股份钢铁主业产线停产了……”

前几天,我们的产线也小歇了两日。可停产未停工,一个班一垛钢,修模。我们分为了两组,值班主任小俭子与肖武林各带一组。外协的活儿,一样的干,兄弟们分组轮番上阵。

哇!精彩,修完一个班下来产量居然与劳务的数量也是不分上下。

还是一部(降)低成本的文艺片!正式员工顶替外委劳务,《亮剑,萌萌哒》加上《我的兄弟我们的班》。无疑,可以减员增效。能否再转岗?再上岗?亮剑!摸摸大,么么哒!

说精神!说奋斗!其实,如今的钢铁人要说的都是一样,简单。大道至简,名曰:生存。这不只是钢铁行业要生存,作为钢铁企业员工,自己、家庭也是要生存的。

或许,为了生存下去,我和他们终究都无法绕开今天的无奈之举;或许,对于今天的钢铁企业而言,又鲜有如此这般苦尽甘来的命运;或许,在夹缝中求生的钢铁企业,凭借千千万万部这样的文艺片,行将早日迎来行业希望的曙光。

迎来曙光,到那时,您还能说这不是钢铁行业的中国梦吗?

共 2 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描述了轧钢车间工人劳动生产的红火场面和精神面貌,也涉及到国企改制,减产增效,裁员下岗的残酷现实,讴歌了工人阶级的博大胸怀。工业题材的作品很难写,作者想必有一定的轧钢劳动生活,才让艰苦的劳动变为激荡的文字,欣赏佳作了。 【 王老大】

1楼文友: 15:49:25 期盼你的新作!

呼和浩特前列腺炎治疗哪家好
长春阴道炎哪家好
成都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上一篇:俗世地仙章旅途遇险营养

下一篇:下午上班时营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