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一br记得有一位伟大的作家说过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记得有一位伟大的作家说过,小说中的故事情节是永远不可能会有现实中的故事情节来得精彩。现实中的故事你永远无法确定它下一刻会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小说可以按照按照你所设定的故事情节发展,但是现实中的却不会,而往往它的发展以及后序新的变化总是会出乎人们的意料,它的中途总是容易穿插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并且你会发现它又会合乎逻辑与现实。毕竟,它本身就是现实中发生的事情。不过,说这个观点这位大作家是谁,我却不记得了,而那段话却也不是原话,只是大意了。但是我倒是记得毛姆说过另一个写小说比较精辟的观点:那就是你写谁,那么你就得有那个精神,那个的性格,自然伴随着会有他该有的动作,话语。一个 自会有 的独特的话语,动作,甚至是表情。然而,这一切却都是小说中无法完全做到的,毕竟,小说始终是小说,故事中的人需要迎合着整个故事的发展,不是现实中的故事。

赵老三是去年下半年来到我们工厂里的,赵老三刚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都不叫他赵老三,我们都叫他的名字:赵坤。至于什么时候开始叫他找老三,却也不知道了,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的这个小名是我开始叫起来的。赵坤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其他的所有员工也没什么感觉两样,矮矮的个子,做起事来格外卖力,每天我们还睡在床上,其它的员工也都才刚开始起床洗漱的时候,他却已经开始在车间里叮叮梆梆干起活来了,不管天气多么寒冷或者多么炎热。说句实在的,我们这个工厂所从事的生产却也说不上是什么高新的技术活,只要是脑子正常的人都能做。只是由于是与化学原料打交道的工作,味道特别大,再加上又特别脏,所以来到我们厂里来做事的人往往都做不长久,所以我们这里的员工变化也就特别大了,一年下来甚至都要换上两三批。,而作为一个在这里两年的老管理者来说,对于那些新进来的员工,倒也见怪不怪了,更何况,赵老三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四十多岁的样子(我们这样的工种年轻人是不会来做的),看样子大抵也是被生活所迫,不得不来到这个偏僻的工厂做着这么脏又累的活了。而从对他去年的那几个月的观察来看,我更加确定了他就是那些上了年纪,家境又不是很好,背负着压力的中年人了。而在他刚来的那几个月,我们却也没有多少交集,工厂的生活有些千篇一律,每天上班下班,清早起来,穿上肮脏的工衣去车间,傍晚下班,吃过晚饭之后大家便都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了,听歌的听歌,玩的玩,所以,几个月过去了,我却也对他没有多少的了解,而一直到今年开春,我们才算开始慢慢的了解多一些了。

由于去年过年之前回到公司的总部开会的时候,知道了在这边(我们这边的是分厂)的上司在总部的老总那边说了我一大堆的坏话,打了我一堆的小报告,开春过后来到这里心情也不爽到了极点,人也一直有些闷闷不乐,傍晚的时候人也总是一个人孤单单的走在农场了。偶尔也会看到赵老三,但是始终都只是点头打个招呼,却也没什么多话。然而,在不久之后,由于公司的要求,在我们分厂这十几号人之中也需要建立一个群,为的是方便工作交流。当然,这个工作是自然是交给我了,于是我们又是去找他们十几号人去要号了。每个人号的名字都特别,但是也有些千篇一律了,而唯独看到他的名的时候心里却不经意的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他的号名字叫“坤哥来了”。而每当我看到这个名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另外四个字“皇上驾到”。就这样,我对他也有了一些与其他员工不一样的感觉,而刚好那段时间他也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被我的那个上司骂得狗血喷头。于是,有一天傍晚散步的时候,他在看到我的时候就主动过来跟我一起散步,我跟他说起了白天为何被我的上司骂时候,他狠狠地说道,“今天我算是忍了,但是如果下次他再这样骂我,我就要搞他了。我做事归做事,做错了你说我,我听着,我改,但是我没有做错他也还是这样骂我,我是不会忍的。”于是,我急忙安慰他,散步的时候一路上跟他聊了起来。就这样,我跟他也就渐渐地熟悉起来。工厂在偏僻的农场里,本身生活也就没有什么味道,而我们这样聊过两次却也发现挺投缘的。就这样,连着许多天,晚饭之后我们便一起出去散步,而这些时光中,他也慢慢的跟我讲他自己活到四十多岁之前的事情,而在听了大概之后,本来许久没有写小说的我,突然又萌发了动笔写小说的冲动了。我这人就是这样,听到一个自己比较感兴趣的故事,如果不把他写下来,心里总会觉得有个什么疙瘩一般。虽然不是一个什么惊天泣地的故事,却也是一个平平凡凡老百姓的真真实实的生活,也有他特别的地方,却也有着他千篇一律平凡的地方。然而,不管怎么说,整个人类的意义却也正是被赋予在了这一个个小小而又平凡的真实故事当中了。

我出生在贵州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我出生的时候,我的前面已有五姊妹,三个姐姐,二个哥哥,最大的那个是哥哥,中间三个姐姐,第五个孩子又是个哥哥。在我们的那个年代里,特别是那种贫穷的乡下,没有什么娱乐,大多数时间里,人们除了造人也就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来打发漫长的夜晚时间了,而在那个避孕还不是宣传得那么好的年代里,人们一辈子大多数时间也就是用来怀胎生小孩了。所以,在我的后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由于我在家中男孩子里的排行第三,于是“赵老三”也就成了我的小名了。

我的童年是快乐的,因为小时候我的家里还算是殷实的。父母都是勤劳努力上进的乡下人,并且父亲的脑袋比较灵活,在他正直壮年的时候,还是为家中积累了不少的财富。那时,我们家里猪是最肥的,牛是最壮的,而鸡鸭羊也是最多的,父亲对于繁殖的本事似乎特别在行。父亲虽然对于牲畜养殖在行,可是父亲却是个素食主义者。从我有记忆起一直到父亲死去,父亲从未都未吃过荤,至少是在我的眼前。总的来说,在我读书之前的童年时光算是幸福而又无忧无虑的,至少在同龄的孩子当中,那个年代该有的东西我们几姊妹都拥有,甚至还能超过一般的同龄人。然而,虽然父母对我们姊妹都很好,可是我的大哥却和我们不一样。我最大的大哥比我大了十几岁,而接下来的便是三个姐姐,所以大哥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随着父亲管理着家务了。大哥可不会如同父母那么仁慈,他动不动就会对我一顿暴揍。当然,大哥开始喜欢对我狠狠地教育也不是没有缘由的,而起因却是因为四年级时发生一件事情。

我虽然个子比较矮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小学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很受女孩子的欢迎。真正的原因现如今我也想不明白,也许是我那时比较重朋友讲义气,也许是我许多事情都不在乎,总而言之,在我读小学时候,每天无论是在学校里或者是在放学的路上,总会有那么一堆女孩子跟着我,她们似乎就是喜欢和我一起玩,并且有其它班的女孩子也会找过来玩。然而,却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无形之中得罪了同年级的另外一些男同学。于是,他们几个男孩子便商量好,在一次放学时把我们堵在了路上。他们叫那几个和我一起走女孩子先走,把我单独留下。当时那几个男同学每个都比我要高大了不少,更何况,他们是几个人一起围攻我。当时,我一下手也没有还,我任他们打,但是我暗暗的记住了带头的那个人。他们见我没有还手,对我拳打脚踢了一阵,之后又对我辱骂了几句,便回家了。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就这么结束,当天我回到家里之后便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出门了,我径直来到了那个带头的同学家里。当时那个同学正坐在家门口出晚饭,看到气势汹汹来,自然是吓坏了。他丢了饭碗慌不择路的朝他家屋檐边跑,于是我便围着他家的房子绕圈圈,绕了两圈之后,我们都有些累了,但是我始终都没有停手,因为我当时的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搞死他!”只有搞死他才能解我心头之恨。说实在的,他的父母看到这种情形当时也吓坏了,特别是他们看到我手里拿着把菜刀,他们也还是有些惧怕我的。最后,被逼无奈,他们把他们屋里的柴刀拿了出来,把他家的小孩拉进了屋里,他们就守在家门口。或许是出于保护孩子的本能,他父亲拿着柴刀守在门口的时候,那种眼神更吓人,似乎在说,你若真敢进这个门,那就别怪我这做大人的不客气。最终,在对峙了许久之后,我还是被我大哥给抓回去了。自然一顿打。那次是我印象中被打得最惨的一次,大哥脱了皮带在我的身上不停抽,我没有看他,我始终都一声不吭,直到后来大哥打累了,他喘着粗气都还在说,“看我打不死你!”那次,我请了两天假,并且整整一个星期无法躺着睡觉。你别以为这样就完全唬住了我,跟你说真的,那真的一点都没有唬住我,在等我的伤恢复了以后,我依然还在盘算着我的“复仇计划”。不过,那次我没有像之前那么傻了,我没有拿着菜刀追到人家家里去了,我也没有拿菜刀了,但是我始终都还是得要报复他们的。于是,我几乎每天都在找机会,只要是等到那几个打我的人当中有哪一个那天是单独回家的,我都会预先在他们回家的必经之路等着他。当然,他们自然也是知道了我之前拿菜刀追那位同学的事情,所以每当我单独拦在他们之中一个人面前的时候,刚开始那两个都吓得跟只鹌鹑似得,尽管他们一个个都比我高大得很多。我也就按照我预先想好的,把藏握着石头的手朝他们的脸上打过去,他们感受到了痛,似乎都感觉到了我的气力,所以就更加害怕了。虽然后面两个也有跟我反抗打过的,不过却都被我打得鼻青脸肿地回去了。当然,这样的后果我自然又是被我大哥几阵暴打了。就因为这件事,我在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确定了我在我们村里的名声与地位了。我成了学校里一个谁只有这样也不敢惹的“小霸王”。

诸位,如果你们因为我大哥经常打我所以就认为我大哥是一个很严厉,或者自身会是个品行很好的人,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大哥带着邻村的一个女孩子走了,丢下了他老婆还有一个几岁的孩子。他人虽走了,然而这件事却远远没有结束。有一天我放学回家,走到自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家里突然一下子多了几十号人,当我走到自家门口的时候,我看到那群人一个个都透露凶恶的眼神。果不其然,那群人是被大哥带走那个女孩子的家人带来的。为首的自然是女孩子的父亲,他正坐在我家大厅的高桌上在跟父亲理论着什么,旁边是一个年轻一点的,戴着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个心机很深的人。父亲是个老实的农村人,对于家中发生了这样的事,他自然是觉得脸面上过不去,也自认为理很亏。他坐在高桌旁的高凳子上,一言不发,任由对方带着攻击性的语言指责甚至是辱骂他。我背着书包,恶狠狠的瞪着那两个坐在我们家高凳子上的那两个人,那个位置是只有我们一家之主才够资格坐的,可是现在他们两个却如同两个大爷一般地坐在那里,而父亲却坐在了下座了。父亲看到我站在那里,对我低声的吼了一声,“走,回房里去。”我这才又回到了房里,只见母亲正坐在房里发抖,而大嫂却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在那哭泣。然而,父亲确实不知道大哥去了哪里,他甚至都不知道她在外边有了女人,所以他们就一直这么僵持着。而村上的一些邻居以及亲戚知道事情的缘由,却也不便多说什么。毕竟,帮理不帮亲,这件事怎么说都是我们家不对在先,所以他们只是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事态的发展,只要不打人,闹出人命来就好了。结果女孩那边一家几十号人那晚在我们家杀鸡,杀鸭,大吃了一顿。而那时正是我二姐快要出嫁的时候,那群人在吃饱喝足之后,借着怒气,把二姐的嫁妆全部都抬走,还将我家养的羊,猪,牛,统统赶走了,一直闹腾到了半夜几点。第二天清晨醒来,家里一片狼藉,大的牲畜全部都被赶走了,一只不留,而鸡圈和鸭圈里也没有剩下几只鸡鸭了。

没过多久,大哥回来了。大哥回来之后也没有解释什么,我知道大哥的脾气比我还硬,他不说,你再怎么逼问他也不会说的。大哥回来后,父亲倒没有说什么,虽然看得出父亲很是生气,可是父亲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大哥默不作声地回到了房间,当晚,我们听到了大哥的房间里有一阵响动。第二天,我看到了嫂子在大哥脸上留下的满脸抓痕。于是,事情也就这么告了一段落,家中又渐渐地回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是我们的家境却因为这件事而大不如从前了。父亲脸上的愁容比以前更多了,似乎总能感觉到他心不在焉。而在后来公社的人陪父亲他们去打官司的时候,法院却以大哥重婚罪判(那个年代里比较保守,虽然大哥与那个女人之间没有打结婚证,但是依然判定大哥是重婚罪),法官在法庭上问父母是向女方家中赔偿钱财还是是让二哥入狱,母亲立马选定的是要人。至此,大哥与那个女人的事情完全了结了。不过,在此之后,父亲养的牲畜就再也没有兴旺过了,或许是父亲上了些年纪了,精力和脑袋都没有年轻时那么好使了。不过大哥倒是很快就回复了往日的笑容,他依然精力十足,在我们几兄弟里做错了事之后他依然还是会狠狠地揍我们。而平常,只要有时间他还是会和村里他的一些朋友出去做些事情。大哥很喜欢打渔,而那个时候,又流行起了炸鱼,只要几捆炸药往水库里一扔,一阵闷响之后,大片的鱼儿便漂浮到了水上。而在那些炸鱼的人里,却又只属大哥最为胆大了。大哥在点雷管的时候,经常还要削掉一节引线,因为他总觉得引线烧得太久,会影响了在水中爆炸的威力。结果,一次,由于他没有扔得赢,炸药几乎就在他手上爆炸了。结果,他的右手手掌几乎没了。这样,家中最大的劳动力失去了,父亲开始老了,已经有着明显的人之老来光景的景象了,而二哥和我却又年纪太小,还无法承当起家中那么繁重的劳动力。不过,总的来说还好,大哥在修养之后,他一如既往的和从前一样的有力气,甚至他的气力还不输于一般人之下。于是,家里终归还是在父亲和大哥他们两个人的带领下支撑着。虽然日子过得比以前清淡了许多,但是至少还是不会被饿着了。

共 21985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故事中的赵老三,年轻时吃喝玩乐,打架斗殴,进过黑社会组织,做过传销,错事做了不少,而且有很多事错得离谱,但他并没有丧失人性,有了妻子和家之后,就有了担当和。小说借助于一个听来的故事,用第一人称来写,语句自然流畅,取材角度新颖,心理刻画细腻,思路清晰慎密,构思独具匠心,人物形象饱满,故事一波三折。感谢赐稿,推荐共赏!【:海淼】【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 :45: 8 拜读文友具有警示意义,大气洒脱的精美佳作,祝创作愉快,说些好听的话吧!你也同样想听到她的好话呀。事事如意!

2楼文友: 14:28:14 中秋节倒计时只有几天了,我怎么会忘记我阅了美文的作者呢?我站在高楼顶上望着远方,大声送给同聚江山文友的祝福:祝远方文友中秋节快乐!

楼文友: 10:17:01 拜读佳作!幸会!幸会!又勾起我的回忆,前些年,我和村里人也拿炸药在河里炸过鱼。

4楼文友: 08:49:51 欣赏精品佳作,祝福写文愉快,创作丰收! 作品见于《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小小说选刊》《短篇小说》《青年教师》《椰城》《青少年与法》《深圳警察》《燕赵都市报》《北方作家》《做人与处世》《考试与招生》等全国各级报刊!

佛山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千年古方再现异彩:“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制作工艺”列入非遗名录
淮南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上一篇:透过网文小白化的表面现象节能

下一篇:价格约400万韩币约合人民币2节能

相关阅读